Marily SIMS幻想世界

關於部落格
熱愛sims的各位,歡迎一起沉浸在SIMS的世界吧~
  • 355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禁忌之戀《結局篇》【文字版】





下列是投票數據~
雖然多數朋友可以接受文字版結局,
但是其實還是有9人不贊成,我自己也是不贊成啦
我希望我有更多時間時,有機會重灌SIMS並將圖片拍攝補全
以文字來做結局,真的好遺憾哦...



你贊成禁忌之戀的15集~結局使用文字版嗎?

贊成 ( 33 人同意 )
不贊成 ( 9 人同意 )
不贊成但勉強能接受 ( 29 人同意 )
期待sims2可以修好 ( 3 人同意 )








玫依一個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想著政杰今天跟她說的事。
想著想著,玫依越來越混亂,索性站了起來。

走進政樵的房間。

「二哥,醒醒。」玫依輕搖著在睡覺的政樵。
政樵是真的睡著了,聽到玫依的聲音,便揉揉眼睛坐了起來。

「二哥,大哥今天跟我求婚。」玫依低著頭對政樵說。

政樵看了看玫依。

倒頭繼續睡。

「喂!我來跟你商量事情,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玫依用力揍了政樵一拳。

「咦!我不是在作夢喔?」政樵摸了摸自己的頭又坐起。

玫依將政杰今天跟自己講的事情,全部告訴政樵。


「真搞不懂大哥,怎麼會喜歡沒有女人味的女人?」政樵聽完玫依的敘述後,平靜的做出這個結論。

「…對啦我就是沒女人味啦!」玫依聽到政樵的結論,氣的拿起枕頭丟政樵。

「好啦好啦別打了,妳如果跟大哥在一起,是好事啊,妳到哪去找大哥這麼好的老公啊?」政樵搶過枕頭,丟在一邊。

玫依突然轉過身,背對政樵。

「我的意思是,那你…跟我也沒血緣關係。」玫依低聲輕輕地說。

「放心啦,妳還是我的小妹啊,我又不會嫌棄妳。」政樵攤一攤手。

「你只當我是小妹嗎?」玫依再次轉過身,正視政樵。

「啊!難道妳想要我改口叫妳大嫂?告訴妳想都別想!」政樵恍然大悟,驚訝的指著玫依。

「算了!當我什麼都沒說!」玫依起身離開。


玫依離去後,政樵失神的望著房門。

「唉,小傻瓜,我怎會不知道妳在想什麼,但是他也是我的大哥啊。」政樵一個人自言自語。


「唉。」黑暗中的角落,也發出一聲嘆息聲。

「最後還是變成這個樣子,政樵,你別怪大哥。」政杰一個人自言自語。


玫依一個人前往咖啡廳。

「小妹,謝謝妳肯前來。」欣雅在座位上,親熱地和玫依打招呼。

「我不是妳小妹!要不是妳一直打電話來鋼琴教室,我可不想再跟妳講任何一句話,有什麼事快說吧,我怕大哥接不到我會焦急。」玫依厭惡的看著欣雅。

「玫依,嗚嗚嗚。」欣雅馬上哭了起來,真不愧是女明星表情說變就變。

「妳是來懺悔的嗎?妳不嫌太遲了嗎?」玫依仍是一付厭惡的表情,眼前這個人不值得同情。

「我知道我做錯了,我不奢望妳能原諒我,可是,周政樵也太過份了!」欣雅越哭越傷心。

「二哥?二哥做什麼過份的事了?」玫依愣住,怎麼會突然提到政樵。

「他強姦我!我懷了周政樵的小孩!」欣雅哭到整個人趴在桌上。

玫依手上咖啡杯滑落。









政樵愛極了他新買的跑車,一個人在車庫保養車子。

身後出現了腳步聲,政樵停下動作回頭。

「你怎麼會做這種事?」玫依泛著淚光,責問政樵。

「我做了什麼事?」政樵摸摸自己的頭,不知道玫依怎會沒頭沒腦冒出這一句。

「我以為你只是玩世不恭,沒想到你竟然連基本的道德觀念都沒有,你這樣做和禽獸有什麼兩樣?」玫依指著政樵。

「妳今天吃錯藥了喔?」政樵伸手想去摸摸玫依有沒有發燒。

「少來這套,你跟欣雅的事我已經都知道了。」玫依把政樵伸過來的手拍開。

「我又沒想隱瞞,我說過我以後會告訴妳的啊!」政樵攤了攤手輕鬆的說,他以為玫依知道了他以前跟欣雅交往的事。

「你不是人!」玫依看到政樵竟是這種不知反省的態度,氣的罵了出來。

「妳瘋了啊?我周政樵要做什麼還需要妳來干涉、妳來指責嗎?」政樵也被罵到火氣上升,大吼回去。

「對,沒有任何人可以干涉你,永遠都沒有!」玫依掩面哭泣。

「你們兩兄妹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吵這麼大聲?」兄妹倆吵架的聲音驚醒了家人,周慈第一個趕到。

政杰和周嚴也陸續過來。


「爸、媽,我要跟大哥結婚。」玫依當著全家人的面前宣佈。












  小政樵放學回家,蹦蹦跳跳的進門。

「爸!媽!我這次考試是全班第二名耶!」政樵開心的大吼大叫。

「第二名也需要這麼開心嗎?你大哥從來都是全年級第一名,而且都是滿分。」周嚴正在看報,連回頭都沒回頭。


小政樵被潑了這麼一大盆冷水,高興的情緒馬上變的低落。
垂頭喪氣的走上樓,回到自己房間。

過了一會後,小玫依躡手躡腳的走進小政樵房間。

「二哥,你看!」小玫依開心的舉起一張自己畫的獎狀。

「妳畫這個幹麻?」小政樵沒好氣的回應。

「慶祝你拿第二名的獎狀啊。」小玫依得意的舉著自己的作品。

「笨蛋,妳寫錯了啦!哪有人考試第二名叫冠軍的?就算是也是亞軍啦。」小政樵指著獎狀糾正小玫依的錯誤。

「在我眼裡你就是我們家的冠軍啊!」小玫依天真的回答。












深夜。


政樵從床上驚醒。

政樵痛苦著抱著頭,他已經無法去分辨,現在任何與玫依有關的回憶,算是好夢還是惡夢。

政樵坐了起來,他覺得自己的狀況差極了,即使在全家陷入絕境的時候,他都沒有這個感覺。

政樵走到書桌前,想要寫封信給玫依。

提起筆,腦海中卻是亂烘烘的一片,寫不出隻字片語。

政樵走出房門,想要下樓喝杯水讓自己冷靜一下。

走到樓梯口,政樵突然聽見樓下有講電話的聲音。

政樵好奇,躡手躡腳的走下去。

「嗯,這次謝謝妳了,玫依相信妳跟政樵的事了,答應妳的錢我不會忘,明天下午2點,咖啡廳見。」政樵看到政杰的背影。

霎時間,政樵只覺得晴天霹靂。

「不,不可能是這樣的。」政樵這樣告訴自己。










模擬咖啡廳。
政杰獨自走到欣雅對面的位置
剛坐下便將手上的皮箱交給欣雅。

欣雅將皮箱在自己面前打開看了兩眼後,滿意的闔上。

政杰和欣雅站起來握手。

(政杰臉部特寫)政杰帶著笑意。

(欣雅臉部特寫)欣雅也帶著笑意。

(欣雅臉部特寫)欣雅突然張大了口。



政杰看到欣雅的反應,本能地立刻轉頭



政樵站在政杰身後。












玫依一個人走在路上。

身後冒出一人(沈風),帽簷壓低,跟蹤玫依。

沈風貼近玫依的背後,拿出一把槍,頂著玫依。

兩人走進公園。

沈風收起槍,跟玫依保持兩三步的位置。

玫依回頭。

沈風脫下帽子。

沈風雙手握住了玫依的手。

玫依坐在公園倚子上,掩面哭泣。













兄弟二人,在剛剛欣雅和政杰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欣雅已不見蹤影。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先開口的是政杰。

「你給玫依的假遺書,是在你被關的半年前就給玫依了?」政樵問了一個似乎是豪不相關的問題。

政杰愣了一下。

「不虧是我的好弟弟,爸媽以為你不愛用腦,我一直很清楚,你非常的聰明。」政杰隨即便釋懷,微笑說著。

「我一直有想到這個可能,只是沒想過那會是真的。」政樵低下頭。

「沒錯,我是故意讓莊欣雅和沈風暗算我的,只有我被關進去,他們才有機會露出破綻。」政杰推了推眼鏡。

那你有算到,老爸差點就沒命了嗎?」政樵依然低著頭,雙拳卻已經緊握。

「沒有。」政杰搖了搖頭。

「如果我沒回來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連媽媽都差點倒了!」政樵憤怒的雙手握拳站了起來,直視政杰。

政杰也直視政樵。

「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挑在那個時間動手?你真的以為你在法國的行蹤都沒人知曉嗎?」政杰再次推了推眼鏡。

政樵無力的跌坐回倚子上。

「為什麼選我來擔任這個角色。」政樵痛苦的雙手抱著頭。

「因為我們是兄弟,我很清楚你的本事。」政杰若無其事的說。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一輩子都不要知道真相,好了,現在你打算怎麼辦?」政杰又補充了一句。










沈風在玫依身邊坐下。

「我知道妳不可能原諒我,我只是想讓妳知道,我再怎樣也不可能真的傷害妳,我從第一眼看到妳,就已經愛妳愛到無法自拔了。」沈風率先打破沉默。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事實都已經造成了。」玫依依舊低著頭。

「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我們去美國,過只有我們兩人的日子,把所有恩怨都拋開。」沈風嘗試做最後的努力。

「來不及了!我要跟大哥結婚了!」玫依眼淚掉了下來,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這眼淚是為何而掉。

「妳跟妳大哥?」沈風愣了一下。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是周家的養女,我跟大哥並沒有血緣關係。」玫依簡單解釋。

雙方一陣沉默。

「妳愛他嗎?有比愛我更愛他嗎?如果是,我會祝福妳的。」沈風做最後的掙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玫依搖著頭,眼淚狂噴。

「玫依!妳正視我!我要妳親口對我回答!好讓我徹底的死心!」沈風也激動了起來,抓著玫依的雙肩使玫依面向他。

「我愛的不是你!也不是大哥!你不要逼我!」玫依眼淚繼續狂噴,掙脫了沈風。










機場,政樵一個人在等飛機。

眼前出現了熟悉的身影。

「好像我每次只要等飛機就會遇到妳。」政樵斜著眼看著來人。

玫依站在政樵的眼前,笑吟吟的。

「這次不太一樣喔,這次我不是來跟你道別的。」玫依指著政樵的鼻子。

「……」政樵不太清楚玫依的來意,一陣沉默。

「大哥叫我來的。」玫依到政樵旁邊坐下。











事務所門外,政杰正準備下班離開,走了出來。

沈風出現在政杰眼前。

「有何貴事?」政杰不慌不忙的應對。

「周政杰,我想和你談幾句。」沈風雙手插在口袋。

「我們之間,有什麼可以談的嗎?」政杰攤了攤手。

「我和你是沒什麼好談的,我是為了玫依來的。」沈風冷冷的說。

「玫依?玫依和你好像已經沒有任何關係。」政杰推了推眼鏡。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真的愛她,希望你肯放手。」沈風非常誠懇的看著政杰。











「所以,大哥都跟妳說了?」政樵好奇的問玫依。

玫依沒回答,站到了政樵的面前(政樵還是坐著)。

突然玫依對政樵來了個頭轉三千。

「痛死了啦!妳搞什麼鬼?」政樵掙脫玫依,站了起來。

「你早就知道都是大哥設計的,還一個人悶聲不響的跑掉。」玫依插著腰責問政樵。

政樵摸摸自己的頭,不知道怎麼回答玫依。

「你說過,你的人生要你自己決定,難道我的人生就要你幫我決定嗎?」玫依繼續責問政樵。

「不然妳說說,妳打算怎樣?」政樵被罵了半天,終於吐出一句話。

「拿來!」玫依突然伸出手。

「拿什麼?」政樵一臉無解的看著玫依。

「求婚戒指啊!」玫依擺出一副,你還打算拖多久,的態度。

「妳說求婚就求婚喔?妳忘了我周政樵是什麼人嗎?」政樵雙手交叉,得意的看著玫依。

「是什麼人?」玫依把臉湊近政樵,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他。

「我最討厭別人指使我去做什麼了,沒人能干涉我。」政樵越說越得意。

「是喔,那我走了喔。」玫依說完。

真的轉身就走。

政樵還在原地得意。

玫依走的連背影都完全消失。

「喂!不要走啦!我認輸!我娶妳!」政樵急著大喊,快步追了上去。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